貓眼看世界‧張婉雯

關於部落格
橫眉冷對千夫指,俯首甘為家貓奴
  • 14818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哭了(二)

記憶中,有兩次見到老師流淚。

第一次是中學。每間中學都有一個(或以上)惡到出名老師,我那間當然也不例外。她是教英文的,上堂就捉我們看英文報紙看足一堂。那時不知道「土法炮制」(即多讀多用)才是學習語文的不二法門(而不是搞乜鬼presentation囉),只知道自己看不明白,對時事沒興趣,又不敢反抗,一堂下來,悶死。

然而,有一次,她哭了。

年紀跟我差不多的朋友,不知是否記得,很多很多年前,香港一個旅遊團的巴士,在長春掉進冰湖,有團友死亡;當中包括我的兩位老師。一位是中二的班主任,姓黃,我們叫她「大公仔」,因為她眼睛很大;另一位姓李,中一時教我EPA。她們結伴旅行,卻永遠回不了來。

學校搞了追悼會,當時的我太年輕,知道難過但卻沒眼淚。然而這位惡老師在台上憶述Ms Lee的生平點滴時哭了,哽咽不能言語。那是我第一次見到老師哭,也是第一次知道再威權的人也總有其人情味。

第二次是大學。那時我還是Year 1,讀「文學概論」,授課的是陳永明教授。我還記得陳教授喜歡坐在講台的桌子上,雙腳不著地fing下fing下,他的樣子又是圓滾滾的,一雙大大的耳珠——實在是頗為趣緻的造型(老師對不起﹗)

然而那一堂,不知怎的提起了六四。我八九年後才進大學,不清楚當時的情況。老師說:「那晚燭光晚會,的士在火車站排長龍,免費載中大的同學去維園——」

忽然他就哭了,掏出手帕擦眼淚。

我想像當時的情境:晚上的火車站,光照如白晝,人頭湧湧,認識的,不認識的,師與生,都擠在一架的士裡,一架接一架,往維園去。

惡老師和陳老師教過的知識,坦白說我不是全都記得。唯獨是他們的眼淚,至今仍歷歷如在目前。

上回提要:哭了(一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